热门关键字:  k8凯发娱乐城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内容

网络游戏催生灰色“银商” 是非法经营还是赌博?

2018-10-24 来源:本站

  12月21日,2016中国游戏创新与合规峰会在海南三亚举行。峰会由北京大学法治与发展研究院主办。“银商”群体的监管难题,成为与会者关注的最大焦点。

  与会专家认为,一个闭环交易,需要玩家、银商两个主体借助平台完成。打击银商,需要监管部门、游戏平台、玩家和相关网络平台等各方面的配合,需要相关部门完善相关法律和政策规定。而游戏平台承担的责任,就是加大监管力度,联合各界力量共同打击,维护网络游戏产业的良好生态。

  据《2016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655.7亿元,同比增长17.7%,已经连续3年突破千亿大关。其中移动游戏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28亿,收入819.2亿,同比增长59.2%。

  然而,伴随着日益繁荣的游戏行业,网络赌博、沉迷游戏、网瘾悲剧、游戏衍生的犯罪等社会问题不断出现,游戏直播竞猜,网络游戏催生的灰色“银商”非法倒卖游戏币等违法现象也日益严重。

  据与会的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法律顾问陈清歆介绍,网络游戏中的“银商”或“银子商”,是指以营利为目的,在网络游戏对局中为玩家提供网络游戏虚拟币(虚拟币可能表现为各种点数、钻石、游戏币、积分等形式),以及提供虚拟币与人民币兑换和结算服务的中间商。

  银商以较低价格(进价)从玩家手购得虚拟币,并以较高价格(售价)向玩家销售虚拟币。售价一般低于游戏官方的销售价格,但高于进价;银商一般会把自己包装成普通玩家,通过游戏中故意输或赢,或者游戏中的相关规则或功能(例如赠与功能、游戏中间逃跑导致已经押注的游戏币归对方玩家等游戏规则),来实现与其他玩家之间虚拟币转移;玩家向银商购买或销售虚拟币时,一般先通过社交软件或者淘宝,与银商谈好购买价格,通过第三方支付、网银转账等途径向银商付款。

  有报道称,2014年前后,浙江省丽水市4人充当游戏网站“银商”,通过QQ账号、淘宝店铺等平台买卖筹码,一年获利150余万元。在江苏南京,司法机关调查显示,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10月间,一名“银商”共销售虚拟游戏币金额达1300余万元,非法营利63万余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由于缺乏证据,“银商”的违法行为很难被查实并追究。

  “对银商及作弊打击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支持,无法追踪线下交易信息,仅依赖游戏数据对银商进行判别存在误伤。对不法行为进行封号打击后,作弊团伙及银商团伙频繁组织上门闹事,要求赔偿或解封账号。”腾讯公司游戏总监贺志强说。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朱巍指出,从民事视角来看,银商交易的标的是虚拟货币或道具。虚拟货币或虚拟道具的财产权权属是受限制的,虚拟货币具有单项流动的特点,其发行和交易都有严格的限制。《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等对此均有规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空间安全与法治协同创新中心副秘书长刘为军教授分析说,从刑事视角来看,银商的行为定性与相关法律责任问题一直处于探究阶段。是进行非法经营罪认定,还是以开设赌场罪与赌博罪的共犯认定?目前没有形成共识。另外,对银商的刑事打击,还有一个难点是证据问题,这方面需要游戏平台等积极作为。

  在朱巍看来,“银商”群体已经成为网络游戏生态的破坏者。如果不能在法律制度设计上予以打击和压制,势必会继续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虚拟和现实社会的不稳定。除了司法机关和行政执法机关的监管之外,网络游戏平台和交易平台的治理至关重要。

  腾讯游戏项目负责人贺志强在会上披露,腾讯公司一直在与银商较量,已屏蔽警告账号5000多个,封号2000多个。棋牌游戏领域,受到银商等问题困扰严重,各大游戏企业都予以坚决对抗。腾讯游戏平台针对银商现象多方出击。首先是利用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反外挂、防作弊,进行银商识别和打击;其次,在游戏里面提供了人工的巡场功能,24小时全天候监控作弊行为,对作弊行为用户实施封号处理;再次,切断银商广告的传播渠道,对收金币、卖金币这些关键词进行过滤。各大游戏平台均有用户举报功能,收到举报立即核实,严肃处理。

  据介绍,网络游戏尤其棋牌游戏的监管立法不是非常全面,标准也不是很清晰。大的游戏平台,会尽力在游戏后台系统管理权限及虚拟币发行后台系统中完善监管环节。整个虚拟币的发行是网络游戏企业非常重要的内容。一旦虚拟币的发行过量,可能会变相导致有一些员工擅自跟“银商”合作。所以,平台方会定期对虚拟币的发行进行监测,也会对虚拟币和游戏币实际流通和它的发行总量进行定期监测和分析。